写于 2018-10-05 05:04:02| 万博官网manbet电脑版| 生活

主页 | 专栏 | 调查报道 陕西民营油井被收归国有近千家私企业主欲哭无泪(上) 2004-09-30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040929invest.mp3 大家好!我是白帆

在这集的节目中,我们针对陕北地区私营油井被当地政府强行收回的有关情况展开调查

请听报道录音 Download story audio 陕西省北部简称陕北因为有轩辕黄帝的陵墓以及枣园、杨家岭、南泥湾而蜚声中外,加上这里有黄河的壶口瀑布和安塞腰鼓、信天游民歌而又成为风景民俗胜地

虽然这里自然条件恶劣,常年干旱缺水,植被破坏严重,但地下矿产资源丰富,有大量的煤炭以及石油等资源

据《水经注》、《汉书》以及唐朝的《酉阳杂俎》等史书记载,这里是人类最早发现和使用石油的地方

一九零七年清朝政府在陕北的延长县打出了第一口油井,使得延安地区成为中国现代石油工业的发祥地,然而,清朝、民国时代和中国建政四十年来对这一地区的石油开采均以失败告终

据专家学者的研究,由于特殊的地质构造,陕北的石油油藏规模小,连片性差,开采成本大,这里的油井呈蜂窝状,但互不沟通,当地人描述这里是“井井有油,井井不流”,因此一些国有石油企业打油井多年,成绩并不理想,一些国有的县级石油钻采公司出现了严重亏损甚至破产的局面

一九九四年四月十三日,为了合理利用开发资源,摆脱陕北贫困落后的局面,经国务院批准,陕西省政府同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签订了《关于开发陕北地区石油资源的协议》,简称四、一三协议

协议规定, 从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下属的长庆石油勘探局、陕西延长油矿管理局已经登记的探矿权、采矿权区块和长庆局登记的矿区内划出五百平方公里,从延长局划出五百八十平方公里,交给地方所在县市招商引资,进行开发

很多中外的投资商纷纷投资,在位于安塞、榆林、靖边、定边等县市的油田打井

由于地方政府的大力提倡,很多投资入股打井的不仅有资金雄厚的投资商,还有普通的农民,他们因为打油井后没有土地种,将自己卖粮食、卖牛羊鸡蛋、甚至女儿嫁人得到的钱都拿出投资入股,有的投资数千元,有的投资数万元参与打井

孔令宏原来是陕北靖边县人,少小离家,到西安打工创业,并积累了一些资本,他在亲友以及当地政府的劝说下也同别人合资,到家乡投资打油井: (录音) 他还介绍说,他在开发油田初期,得到当地政府的很多支持: (录音) 马成功原来是一个县粮食局的干部,原来在工作单位的支持下打油井,后来自己独立投资打井,生产规模不断扩大,他介绍自己创业的经过说: (录音) 他还表示,为了不污染环境,合理开发利用资源,他还花了大笔投资在油井的技术改造上: (录音) 据不完全统计,自从民间的资本介入陕北的石油开采之后,在三五年内就形成了七十亿元资产的规模

陕北石油产业的民营比例,在靖边县达到百分之九十九,在定边县达到百分之八十,在安塞县也达到百分之七十以上,陕北的民营石油企业上缴利税达数十亿元,给公益以及扶贫事业也捐助数十亿元

单是靖边县的财政收入就由原来的每年五百万元增加到两个亿

然而,正当陕北的民营石油企业如日中天的时候,去年年初,陕西省政府下令全部油井无偿收归国有,其中包括油井的所有权、经营权以及收益权,十五个县的近千家企业的油井因而一夜之间成为非法,省政府随后指挥延安、榆林两个市的地方政府动用公检法机关以及黑势力“棒子队”,采取“公捕大会”、“镇压”“制裁”“打击上访”等专政以及暴力手段,无偿收回了近千家民营企业、数万名民间投资者的资产

当地投资者用摄像机拍摄下了回收时的场面,并制成了带有解说的资料片,下面是该资料片的录音片断: (录音) 一名在回收过程中失去一切的农民悲愤地表示: (录音) 而在这场回收过程中损失更为惨重的是私营油井的业主,孔令宏介绍说: (录音) 马成功表示,他的七十多口油井被无偿没收,他由一个资金雄厚的私营业主,变成负债累累、连生活都成问题的失业者: (录音) 虽然由于受到投资者的强烈抵制,陕西省政府无偿收回油井的政策两个月后改为适当补偿,但很多人还是拒绝签字,因为他们认为补偿标准太低

据悉,陕北总资产七十亿元的石油企业,政府仅补偿十三亿元,补偿率不到百分之二十

因为补偿太低,等于杯水车薪,而且在勘探过程中,私营业主打出了很多干井,也就是不出油的井,而政府拒绝对干井进行赔偿

所以大多数的私营石油企业主拒绝签字

但政府采取强制办法,逼迫他们签字,马成功介绍说: (录音) 曾经成动地营救民营企业家孙大午的北京律师朱久虎今年八月带着一个律师团亲赴陕北调查这一事件二十多天,他们认为,整个陕西省政府的回收政策以及措施是违法的: (录音) 那么,为什么陕西省政府将这些处于良好运行状态的私营石油企业强行收回呢

是什么原因驱使地方政府铤而走险、敢于同中央的政策相抗衡呢

这些倾家荡产的民营企业主以及小股民,将采取什么样的方式来维护自己的权益呢

针对这些问题我们将在下一集的调查报道中,继续展开调查

如果您亲身经历或者了解类似的个案,欢迎给本台记者白帆写信

来信请寄香港邮政信箱28840号,或者发电子邮件,地址是:[email protected]来信中请一定注明您的电话号码,以便联系

© 2005 Radio Free Asia 近期《调查报道》 川南监狱三班倒挖煤 众囚犯常年不见天日 两男孩梦中被杀 五疑犯逍遥法外 “五金之都”工伤事故频繁 伤残女工向政府讨说法 索要欠薪 《名人》杂志记者锒铛入狱 一个澳大利亚华裔女商人在中国的遭遇(下) 一个澳大利亚华裔女商人在中国的遭遇(上) 朝鲜难民系列调查之三 ----重新投奔自由的怀抱 朝鲜难民系列调查之二 ----在熟悉又陌生的土地上 朝鲜难民系列调查之一 ----逃离朝鲜 西安暴力拆迁 多人被殴受伤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