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 2018-10-05 02:17:02| 万博官网manbet电脑版| 生活

主页 | 专栏 | 调查报道 川南监狱三班倒挖煤 众囚犯常年不见天日 2004-09-27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m0922invest.mp3 大家好!我是白帆

在这集节目中,我们针对四川省宜宾地区川南监狱犯人的生活状况展开调查

请听报道录音 Download story audio 四川省川南监狱位于宜宾地区,隶属宜宾市司法局

该监狱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对外称芙蓉煤矿

这里关押着四、五千名犯人,分成三个大队,其中至少有两个大队的犯人主要从事挖煤劳动,由于管理不善,煤矿事故时有发生

已经刑满释放的陈景林回忆起当年在监狱煤矿中的岁月,仍然感到如同噩梦一般: (录音) 陈景林还介绍说,从事挖煤的犯人长期进行高强度劳动,而且有严格的劳动定额,如果完不成还要受到体罚: (录音) 他还介绍说,他刚到监狱时由于不服管教,被关禁闭一个月,生不如死: (录音) 陈景林还透露,很多犯人所受的体罚比他还严重得多: (录音) 另外一名曾经在川南监狱被关押了六年多的苏万华也介绍说,犯人挖煤的工作十分辛苦: (录音) 他还介绍说,因为劳动条件恶劣,经常发生一些大小事故,导致犯人伤亡: (录音) 为了核实他们所透露的有关情况,记者打电话给川南煤矿的办公室,一位干部表示,目前犯人的工作条件已经得到改善,基本上每个班只工作八个小时: (录音) 但这位监狱干部承认,以前犯人有超时劳动的情况: (录音) 对于犯人所说的经常发生事故的情况,他也没有表示否认: (录音) 为了核实犯人在煤矿中被强迫劳动的有关情况,记者日前在当地时间晚间十点三十分打电话给川南煤矿的值班室,接通了煤矿的一名普通职工: (录音) 这位工作人员还向记者透露,犯人挖煤劳动量很大,而且确实有定额: (录音) 那么,这些犯人被强制劳动,所得收入是用于改善监狱的生活呢

还是上缴给有关政府部门呢

记者打电话给监狱长办公室, 询问煤矿的生产效益,一名姓罗的干部回答说: (录音) 虽然他承认监狱煤矿盈利,但他没有说明煤矿盈利所得资金的走向,而是强调犯人的待遇很好: (录音) 而那名不属于干部编制的职工则表示,川南监狱腐败严重,所得收入大都被主要干部贪污: (录音) 他还表示,犯人挖煤十分辛苦,但每个月仅有三元人民币的零花钱: (录音) 他还介绍说,该单位的数百名职工收入很低,而少数干部却能够中饱私囊: (录音) 记者就监狱的干部是否在成都低价买住房一事询问那位姓罗的监狱干部,他解释说: (录音) 这位干部也承认监狱职工同干部收入差别大,但他认为是体制造成的

而那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职工表示,监狱中的很多职工意见都很大,他希望有关部门对那里的腐败情况进行调查: (录音) 高强度的劳动,恶劣的待遇,以及监狱中的腐败现象令这些本来到监狱中接受改造的犯人十分失望

仅因为抢劫了约两百元人民币就被判处九年徒刑的苏万华对记者表示,虽然他因为表现好被减刑两年,提前释放出狱,但他认为,在监狱中因为别无选择而被迫从事重体力劳动,生活条件差,所以他们心里都有很强的抵触情绪: (录音) 陈景林在十七岁的时候因为斗殴被判处徒刑,他认为,他们在监狱中成为少数官员牟取私利的工具,官员不尊重他们的人格,对于改造并没有好处

陈景林表示,他犯了罪,进入监狱是正常的,但监狱中的生活以及犯人所面临的处境,令他对监狱的改造方法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录音) 他还表示,很多人在监狱中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改造,甚至有时候监狱对犯人的作用是适得其反: (录音) 以上是有关川南监狱犯人生活状况的调查

(如果您亲身经历或者了解类似的个案,欢迎给本台记者白帆写信

来信请寄香港邮政信箱28840号,或者发电子邮件,地址是:[email protected]来信中请一定注明您的电话号码,以便联系

) © 2005 Radio Free Asia 近期《调查报道》 两男孩梦中被杀 五疑犯逍遥法外 “五金之都”工伤事故频繁 伤残女工向政府讨说法 索要欠薪 《名人》杂志记者锒铛入狱 一个澳大利亚华裔女商人在中国的遭遇(下) 一个澳大利亚华裔女商人在中国的遭遇(上) 朝鲜难民系列调查之三 ----重新投奔自由的怀抱 朝鲜难民系列调查之二 ----在熟悉又陌生的土地上 朝鲜难民系列调查之一 ----逃离朝鲜 西安暴力拆迁 多人被殴受伤 妙龄女子车祸毁容 两年得一千元赔偿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