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 2018-10-09 02:19:01| 万博官网manbet电脑版| 生活

主页 | 评论 《财经评论》 - 评“小康生活” 2000-02-08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自由亚洲电台所有的评论只代表评论员们个人的立场

) 众所周知,已故中共元老邓小平生前曾提出中国经济发展战略三步曲:   第一步:81年到90年,国民生产总值比80年翻一番,解决人民的温饱问题;第二步:91年到2000年,国民生产总值在90年的基础上再翻一番,达到1万亿美元,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达到800至1000美元;第三步:从2001年到21世纪中叶,在第二步的基础上再翻两番,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达到4000美元,即达到发达国家的水平

按照1999年中国国民生产总值8万3190亿元人民币、即接近一万亿美元推算,今年增加一些,即可达到一万亿美元

那么前两步战略目标,就可以说基本实现

周恩来在其晚年曾提出实现四个现代化,结果是空话一篇;华国锋曾要求到1980年实现农业机械化,结果是画饼充饥;相比之下,邓小平提出的目标还算是没有离谱

相对而言,邓小平算得上老一代中共领导人中的务实派,提出的目标比较实际一些;另一方面,邓小平也更为幸运一些,他当权时,已经拥有实现若干执政目标的时代条件,那就是:构成中国经济建设最大绊脚石的毛泽东已经过世;狂热左派“四人帮”已经被清除;毛泽东的继承人华国锋也已经靠边站

中国人民对过上富裕生活的渴望也空前地不可阻遏

然而,对邓小平前两步经济目标的实现,应该有一个历史的背书

首先,不该遗忘的是,改革开放以后的经济建设,是建立在改革开放前,中国共产党以长达三十年的时间,对中国经济肆意破坏的基础之上;换言之,如果没有那三十年的破坏,中国国民经济翻两番,甚至达到发达国家水平,应该是早已有之的结果,而用不着捱到二十一世纪的中叶

其次,中国在追赶,但其他国家,其他民族,也从来没有停止前进

当中国经济产值翻两番的时候,别国的经济产值也在翻两番,甚至翻几番

时代的列车在飞驰,任何成绩,都只是时代的附产品,任何人,任何国家,都不可骄矜自夸而稍有懈怠

龟兔赛跑,不论是龟还是兔,都有被淘汰出局的危险

从1992年以来,中国经济增长速度一直在缩减,从1992年的14.2%缩减到1999年的7.1%,单单这一指标,就连年敲击着中国经济的警钟

再次,中国人民的小康生活,应该是全体的,而不应该只是局部的

事实上,在人均产值增长的背后,隐藏着严重的地区差别、城乡差别、干群差别,中国的贫富分化,名列世界各国榜首

仍然有五千万至两亿人口处于贫困线以下,对他们而言,甚至还没有解决基本的温饱问题

改善人民生活,或者达到“小康水平”,应该是一个综合的概念

除了经济的发展,文化的繁荣,还应该有个人自由、政治民主,这是当今世界最起码的文明规范

正是因为对这一文明规范的无知和对权力的迷恋,一九八九年,本来高枕无忧的邓小平,对老百姓突如其来的民主要求大吃一惊,以至于诉诸武力镇压

所以,真正的现代意义上的小康生活,应该是经济的、文化的、政治的全方位的高品质生活;真正的现代意义上的小康社会,应该是不分地区,不分城乡,不分群类的均富社会

距这样的目标,中国,还可谓山迢水远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陈劲松所作的评论

) © 2004 Radio Free Asia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作者:公羊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