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 2016-12-01 10:01:11| 万博官网manbet电脑版| 万博wanbetx官网

主页 | 中国 专访高耀洁医生:著书揭中国艾滋病祸(视频) 12月1日“世界艾滋病日”,被誉为“中国民间抗艾第一人”的高耀洁医生的《血灾:10000封信》新书发表会,于当天上午九点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全国新闻俱乐部举行

自由亚洲电台普通话节目部此前在美国德州面访高耀洁医生,以下是记者张敏所作专访视频片段

2009-12-01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下载视频文件 高耀洁医生今年八月在对华援助协会帮助下抵达美国,以求不受任何干扰专心著书揭露中国艾滋病祸真相

五年前,她在中国出版《一万封信:我所见闻的艾滋病、性病患者生存现状》,发行受阻

高耀洁对此书作了补充修改,新书《血灾:10000封信》由香港开放出版社出版

*高耀洁:现在活着,支持我的就是这三本书,现在一本已经出来*          记者:“您离开中国,出来想做些什么事

”          高耀洁:“当时我想,两条路

一条路是我赶快死掉

我家卫生间有个水管头,我经常看,觉得在那儿上吊可得劲

可是我又想,我手里现在还有三本书,这三本书如果能出来,起码在世界上还有一部分人知道真实情况

如果我要死了,这些材料就销声匿迹了

所以我临来的时候,啥都不拿,把电脑硬盘拿出来了

         现在活着,支持我的就是这三本书

现在一本已经解决了,马上就到市场上了

”   *简介高耀洁医生*          高耀洁医生原是中国河南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妇科教授、主任医师

她退休后,于1996年六十九岁时,开始关注艾滋病问题、病人和遗孤

         由于高耀洁等人的努力,2002年,河南和中国各地因卖血和血浆导致艾滋病蔓延问题,终于被揭露出来

         早在文革中因受迫害被打伤、作过胃切除百分之九十五手术的高耀洁医生,十几年来走访了中国十几个县、市几千位艾滋病感染者,她为病人提供医疗服务,并且作调查报道、著书、印发大量预防艾滋病的宣传材料

         她著有《中国艾滋病调查》、《一万封信:我所见闻的艾滋病、性病患者生存现状》等书,并与她的先生郭明久医生(现已去世)合著《鲜为人知的故事:艾滋病、性病防治大众读本》

2008年3月,香港天地出版社出版了她的《中国艾滋病祸――高耀洁医生的最新证言与揭露》一书

         2001年,高耀洁获得全球健康理事会等三个国际卫生组织联合颁发的“乔纳森.曼恩世界健康与人权奖”;2003年获得有“亚洲诺贝尔奖”之称的“拉蒙.麦格塞塞公共服务奖”

这两次,中国当局都没有允许她出国领奖

         2007年3月,高耀洁获得由美国前第一夫人希拉里.克林顿任名誉主席的美国维护世界妇女权 益的组织“重要之声:环球合作伙伴关系”颁发的“2007年环球领导奖”

那年几经周折,后来希拉里致信中方,高耀洁才得以到美国来领奖,那是她第一次出国

          2007年4月5日,国际天文学会联合会小行星中心宣布,以高耀洁的名字命名38980号小行星

中国当局有关方面将这一消息封锁至今

         十多年来,高耀洁自费印发了124万份预防艾滋病的宣传材料,她用曼恩奖两万美元奖金和美国福特基金会一万美元捐款,加印《艾滋病性病的防治》一书

近年来她用自己获得的奖金和包括外出讲课等工作得到的劳务费,一共大约一百万元人民币,帮助艾滋病患者和遗孤

           *高耀洁:《一万封信》原版去掉了尖锐内容,责任编辑大哭一场*          记者:“介绍一下您来美国后出版的第一本书好吗

”          高耀洁:“就是《一万封信》的再版

原来出版后,印了一万五千册,把那些尖锐的东西全去掉了,所以那个责任编辑哭了一大场

发到市场后,第一,不叫宣传

第二,不叫上书架

不上书架谁能看见你这新书

所以卖了三千多册,其余都给我,叫我送人了

         我的书在大陆出,除了业务书以外,关于艾滋病的书,一律受压

现在这本书名,又加了‘血灾’两个字

这本书,把高燕宁的材料用上了,谁在哪一天报道的啥文章,都有,这部分大概五万字

这本书共有三十万字

” *高耀洁:原来根本没想离开中国*          记者:“您原来不想离开中国,后来想法怎么改变的

”          高耀洁:“原来我根本没有想离开中国

去年因为奥运会问题,亚洲司一个叫麦克的,弄了些钱,寄到中国,叫我来美国住一段,躲奥运会

当时我跟他说‘我与政府的矛盾是技术问题,我说有艾滋病,他说没有艾滋病

到了2003年以后,他说有艾滋病,但是避重就轻,他说性传播、吸毒传播,可是我见的是血传播,卖血和输血传播

我说我不去美国,后来钱可能被别人领了

我跟麦克说了‘我没见你一分钱’

          2008年奥运会,我在南方流浪两个多月、住了四个地方,又回去了

” *高耀洁:法国通知我去领奖,我又遭监控,看情况不对*          高耀洁医生讲这次最初离开家的缘由:“这次出来是2009年3月底4月初,我突然接到法国驻华大使馆一个电话,说要我到法国领‘妇女人权奖’

我说现在我的电话被监控,再晚几天我就去上海了,因为我要去讲课,《南方周末》让我去领奖

他们说‘好好,到上海再说,没有几天了’说是4月18日

后来说推迟到6月份

         到了5月6日那天,突然就把我的电话断了

我给电信局打电话,修好后‘哇哇哇’监控得很紧,到后来一看情况不对

          因为2007年我到美国领奖以前,监视软禁我的警察有五十多个

我想,我一个人,走都走不动,只要有一个警察不叫我动,我也动不了,你还弄那么多!还有三部警车

如临大敌

          这次呢,一看情况不对——消息透露了,可能比上次还要严重些

因为上次胡锦涛叫我出国,给河南省抹了一脸灰,他们可能把这次(去法国领奖)抓住

         当时我想,法国没有美国这个力量

如果软禁我,有什么事情,我死在外边也没人知道

因为没有胡佳(在外边边帮助)了

那次(2007年)软禁第四天,胡佳发现不对劲,跟外国记者说,外国记者飞过去

飞到郑州,警察像墙一样把他俩围住,后来他俩坐飞机跑了

所以到2月5日,全世界报纸头版头条,可热闹了,登出来了

可是现在,没胡佳帮我

这种情况下,我想再出来躲躲

          我出来先到北京,再到成都,又到广东

我带的钱差不多都钱花在火车上

到了广东以后,住在农村一个多月,农村几个孩子还不错,帮我把那本书修完了,就是现在要出版的一万封信

我修(改)他们打(字),打得很快

我非常感谢那个外号叫“耗子”的大学生”

        *高耀洁:如果不抓谭作人,我不会想到往外出 *                      高耀洁说,谭作人被捕,她才决定出国:“我为什么出来?我本想躲出去,法国领奖这个时间(不被监控)

到现在,那个奖怎么发的,我也不知道

          突然,谭作人(四川作家,协助地震难属维权)被捕了,我跟谭作人做同样工作——不是因对本人的危害,而是替弱势群体说话,我比谭作人严重得多

                   如果不抓谭作人,我不会想到往(国)外出

从家出来,联系完以后,我还等了一下

考虑谭作人范围没我大,人数没我多,时间没我长,影响没我大,谭作人得到这样下场,如果我也得这样下场,谁能知道呢

          第一,我的工作面积比较大,在全国

第二,人数较多,据我估计,现在艾滋病将来死亡人数要达到

地震、毒奶粉和矿灾人数加起来不到艾滋病百分之十

为什么这样说

我去一个村,一天埋了六个(死亡的艾滋病患者)

你要到艾滋疫区去,可不是光说的河南文楼啊!到处都是!” *高耀洁:中国艾滋病主要是“血传播”*          高耀洁再次强调中国艾滋病主要传播途径是卖血、输血传播

她说:“我到过广东、广西、云南、贵州、四川、安徽、山西、河北

去过很多省

联合国给我奖金,麦格赛赛又给我五万,用这八万美金,我印了很多东西,一百多万小册子

另一方面,各种各样书,我也印了将近百万

我出书不要钱(版税),就是给我书

          我走了那么多省,那么多县市,成千上万的艾滋病人,我没看见吸毒的,性传播几率也很低,不到百分之十

         桂希恩教授(武汉大学医学院)作了一个调查,五百九十多人,夫妇一方有艾滋病,另一方没有的,四十多人感染,证明性传播不到百分之十

可是,母婴传播在百分之三十左右

         我有个病人,爱人生双胞胎,他十六岁卖血,十八岁结婚,得艾滋病

可是第一胎没艾滋病,第二胎没艾滋病,第三胎生双胞胎,一个有一个没有

她怀第四胎,我给她寄五百块钱,叫她打胎,她不打,说是个男孩

到2000年底,果然生个男孩,没有(感染艾滋病),生五胎,只有一个有

所以说母婴传播几率很低

         我打了个问号,为什么性传播几率那么低,结果有人(不让我暴露姓名)作了个试验,说艾滋病毒大致分一型和二型,在中国传播多是一型

一型分十二个亚型,中国亚型里又分B亚型和G亚型

中国B亚型,性传播的几率非常低,输血输到身上了,那就百分之百

所以现在看来,是卖血传染没输血传染多

我可以给你们几个电话号码,一个医院输血传染的病人就是几十上百

而且这些人很分散,很难找到

” *高耀洁:政府的法宝——说艾滋病是吸毒传播、性传播的脏病,艾滋病人不是好人*          高耀洁医生说:“另一方面,政府有个很大很好的法宝,说艾滋病是脏病,吸毒传播、性传播

所以都认为艾滋病人不是好人,道德缺失,才害艾滋病

连小孩都不敢暴露

有个公安局长姓杨,得艾滋病死了,他真是因为输血得的艾滋病,现在已经五、六年了,始终说他是气死的,不敢说他是艾滋病

  到现在他家瞒得非常紧

         我为什么对这事这么清楚

他临死前不敢住河南,也不敢住北京,北京河南病人多

他住武汉,管他床的正是主任桂希恩,桂教授说死了以后不叫写是艾滋病

学生说‘不叫写艾滋病咋办

’  桂教授说‘你写免疫缺陷综合症’——就是艾滋病,(家属)拿回去以后不懂,就这样,去火化了

” *高耀洁:压制有关艾滋病、血站、血传播的报道,五大压力*         高耀洁医生说:“  当局对艾滋病压法手段非常高

我在书上写了‘不要再犹抱琵琶半遮面!’现在是在数字上减低,‘死亡数字’上更减低,‘发病率’上减低,血站转入地下

        2008年突然间有个报纸说‘高耀洁在哪里

’报纸是广东的

最后一看内容,广东揭阳,有个大的卖血站,十五、六年了,可是揭发的人受了批评,他就写了‘广东没有高耀洁,如果有,血站早就抄起来了’

这材料我还留着

         复旦大学高燕宁教授统计了对血的报道,二百多人,报道了六百多次

到2005年以后,慢慢销声匿迹

压力太大,五个压力——一是利用收买,金钱收买

第二是物质、房子、汽车

第三是荣誉,什么入党、提级、晋职啦;第四是苦害,我属于第四,监控电话啦,跟踪软禁啦;第五就像胡佳似的,干脆给关起来,加个莫须有的罪名

利用这五个办法,压下去

” *高耀洁:我估计将来艾滋病祸害甚于内战、饥饿,可是现在没人敢说*          高耀洁医生警示社会:“现在我估计艾滋病的情况,将来祸害要比内战、饥饿都要抵上去

可是现在没人敢说

因为中国有几个特点,第一会说假话,第二会造假话,第三收买一部分人效劳

所以在这个情况下是非常悲观的

         我马上是八十三岁的人,现在是用药维持着,刚刚吃降压药,如果一停药,马上就死掉

我临来前跟孩子说,还不如我跑出去,大家知道情况

一直到现在,媒体迷到啥程度

只有一个人

我的病号,说‘高老师,你到底上哪儿去了

你的博客也没换,电话也打不通,我们去郑州看了看你家,没有人’

总是觉得我年龄大,是该消失的时候了,没人注意

”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张敏的采访报道

相关报道 就“阴滋病”罗生门访公共卫生事件应急专家周荣博士 吁消除艾滋病歧视 72律师致信四川内江卫计委 “世界艾滋病零歧视日” 62律师致信四川内江当局 世界艾滋病日:感染者请愿被截 美国感染者签证被拒 世界艾滋病日 :中国艾滋病维权组织举步维艰 艾滋病检测包自动售卖机进驻北京高校 清华大学一日售罄 山西首次为艾滋病感染者设独立高考考场惹争议 广州一医院曝光抽血不换针头 舆论哗然 艾滋求职者就业权被侵害 51律师五一致信两部委 华盛顿手记:杜聪的故事 评论 (4)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匿名游客 希望高老师在国外有博客 2010-07-03 11:52 匿名游客 佩服83岁还在维持真相的高耀洁! 2009-12-02 07:34 匿名游客 看过高医生的传记,很感人!向您致敬,祝您身体健康! 2009-12-01 21:55 匿名游客 利用破网软件观看youtu视频太慢了,时断时续

希望有音频 2009-12-01 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