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 2018-10-08 12:16:01| 万博官网manbet电脑版| 万博wanbetx官网

主页 | 评论 | 胡平特约评论 也谈谈《你们究竟要我们怎样生存》这首诗(胡平) 最近,国内新华网贴出一首中文译诗《你们究竟要我们怎样生存

原作是英文,作者署名林良多,是美国纽约州立大学水牛城分校的退休物理教授

这首诗贴出后,很多网站转载,也有很多跟帖和评论

2011-02-02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m0117-hpe.mp3 其实,这首诗并非新作

它最早出现在2008年3月《华盛顿邮报》的网页上

落款林多梁

有记者找到了林多梁,向他求证

林多梁说这首诗不是他写的,是不知何人发到他的电子信箱的,他觉得有意思就又转发了出去

另外他还说,他的名字是林多梁,这从他的英文名字的拼写Duo-Liang Lin即可看出,不知为何新华网转载时给写成了林良多

林多梁表示,他反对诗中的仇恨情绪,也对一些评论中的仇美情绪不以为然

新华网在贴出这首诗时,前面有两句转贴者的按语,说这首诗“表达了许多美籍华人长期以来内心的压抑和愤慨”;“是多年来受到双重标准困扰的海外华人向西方偏见射出的一记利箭”

在几天前外交部举行的主题为新时期的中美关系研讨会上,外交学院副院长郑启荣说,这首诗在网上传播反映了中美关系的结构性矛盾以及人们对当前中美关系的一种心态:“美国人对中国的自然成长、地位上升感到焦虑,中国人则感到不公平”

在我看来,这首诗确实很好,好就好在它集中表现出现今为中共一党专制做辩护的那些人,思想是多么的混乱不堪

乍一看去,诗人振振有词,愤愤不平,理直气壮,其实却是漏洞百出,自相矛盾,毫无道德感,毫无正义感

我们只消对诗中的一段话略加分析就足以说明问题

诗中有这样一段话:“我们试行共产主义,你们恨我们是共产份子;我们拥抱资本主义了,你们又恨我们成了资本家

”这里的“我们”,当然是指共产党

注意“试行”二字

这使人想起早先苏联的一则政治笑话:一个学生问老师:共产主义是科学还是艺术

老师回答说:共产主义是不是艺术我不知道,不过我肯定它不是科学

因为如果是科学,他们就该拿小白鼠做试验了

共产党的问题就在于,它从不把中国人当人看

共产党为了“试行”它那套共产主义,进行了一场血腥的内战,伏尸百万,流血千里,才夺得了政权

在取得政权后,共产党高举“兴无灭资”的大旗,用最残暴的手段消灭了整整几代经济精英,摧毁了原有的资本主义,把全体人民强行纳入共产体制,并且对任何所谓“资本主义自发倾向”予以无情打击,对一切所谓“资产阶级思想”狠加批判,把防止所谓“资本主义复辟”列为国家头等大事

几百万无辜者人头落地,几千万人死于饥荒,至于因为思想问题言论问题而被批斗、被劳改、被监禁以及受株连者更是不计其数

一直搞到山穷水尽,“国民经济濒于崩溃的边缘”,共产党才不得不改弦更张,放弃共产主义,重新拥抱资本主义

除非你认为中国人不是人,否则你就必须要求共产党为他们对中国人民犯下的滔天大罪承担责任

从正义的原则出发,共产党就必须引咎辞职以谢天下,就算他们可以免于法律追究,但也必须向国人低头认罪,并给与物质赔偿;最起码的,它也应该放弃一党专政,终止政治迫害,开放自由民主,在民众的参与和监督下试行公正的经济改革,还政于民,还财于民

众所周知,共产党本来是靠打倒资本主义起家的,如今它要回过头来拥抱资本主义,那无异于釜底抽薪,自己否定了自己革命的正当性,从而也就否定了自己统治的合法性

那么,它又当如何对待一浪高过一浪的要求结束共产党专政的民主洪流呢

面对民主洪流,稍有人性的共产党人都不敢镇压,而不敢镇压的原因是不好意思镇压,是没脸镇压

因为他们自知理亏心虚,他们知道他们对人民犯下过滔天大罪,他们对自己的人民怀有强烈的负罪感

这就是为什么在八九民运期间,以赵紫阳为代表的党内一大批官员都要反对戒严令,反对用武力对付和平抗争的民众

可是,以邓小平为首的死硬派,却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把坦克车开上街头,大开杀戒

六四屠杀是对人类正义原则的肆意践踏和公然蹂躏

更恶劣的是,共产党做的坏事还没有到此结束

我们知道,早在六四之前,中共就大搞官商官倒

借改革之机大发横财;在六四之后,谅老百姓不敢说个不字,更是加快了化公为私的窃国步伐

一方面,共产党把自己几十年错误决策的恶果转嫁到民众身上;另一方面,它又把民众几十年创造的财富大规模地转移到自己名下

《你们究竟要我们怎样生存》这首诗为共产党鸣不平

这首诗以共产党的口气责问西方:我们搞共产主义你们批评,我们不搞共产主义搞资本主义了你们也批评

这不是双重标准吗

这一责问看上去振振有词,其实却不值一驳

因为共产党搞共产主义就是把平民的私产统统没收,化为所谓全民的公产;这等于是抢劫,当然应该反对;而共产党搞的资本主义,就是把属于全体人民的公产化为他们共产党官员自己的私产;这等于是分赃,当然也应该反对

历史上,有的是专制者巧取豪夺人民财产,但他们不曾搞过消灭私产的共产制度;也有过专制者实行过消灭私产的共产革命,但他们至少还不曾反过来又把公产据为己有

唯有中共却在五六十年的时间里,把这两种相反的坏事--先是灭私充公,后是化公为私--全做了

中共政权伤天害理,不公不义,举世罕见

一个人只要还略有良知,怎么还能为这样一种政权辩护呢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相关报道 不肖子习近平(胡平) 小官如何成大贪(胡平) 是迫在眉睫、势在难免了吗

(胡平) 试论作为民主活动政治家的陈子明——追思陈子明(下)(胡平) 试论作为民主活动政治家的陈子明——追思陈子明(上)(胡平) 从占中行动的“不退场机制”谈起(胡平) 庞巴维克早就驳倒了马克思——纪念庞巴维克逝世100周年(一)(胡平) 他们活着离开人间——写在人类登月45周年(下)(胡平) “越反越恐”说明了什么

(中)(胡平) “越反越恐”说明了什么

(上)(胡平)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